中国书法家协会旗下网站 河北省美术馆唯一指定作品发布平台
首页 > 展览 >

“隈岩问竹”郑有军作品展

类别:展览 | 来源:江苏法制报 | 发布时间: 2016-04-04 21:54
展览时间:2016-04-09 - 2016-04-12
开幕时间:2016-04-10 14:30
展览城市:浙江 - 杭州
展览地点:杭州恒庐美术馆
策 展 人:朱德朋
艺术总监:金心明
学术主持:谢海
主办单位:恒庐美术馆
协办单位:西湖画会 兰溪市文联 兰溪市美术家协会
参展人员:郑有军
展览备注:支持媒体:《美术报》 《凤凰画馆》 《西湖画报》 雅昌艺术网 中国在线艺术网 中国收藏网 宝藏网 凤凰书画网 浙江艺术网 藏家网 精英汇艺术
展览介绍
兰溪个菴的伟大梦想(代序)

郑有军人很老派,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拎着个茶杯,一声不吭,唯一能证明他存在的方式就是他坐在角落会时不时传来“咳、咳”的咳嗽声,像是QQ来了信息的声音,让人云里雾里。有军今年是本命年,算是不大不小的年纪,平时戴个不土不洋的眼镜,穿着也不中不西,很有民国那种名士的范儿。顺着想,作为画家的郑有军的画风就可想而知了,他画大写意,画风差不多就是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那种粗放、飘逸的常规路数。这种路数现在并不吃香,恪守传统或者说正宗往往会被别人贴上“顽固”继而“不化”的标签,而有军依然一副“顽固不化”的派头,这顶帽子安在他的头上看上去倒也顺理成章。

郑有军不善交际,托我写文章,也是红着脸说的,说过两次,你都不知道他是说的客气话,还是真需要像我这样的“大嗓门”吆喝两句。直到前两天,出版社催稿,我才整明白,脸红是真的,索文一纸也是真的。

写一篇体面的文章必须要对画家熟识。按理,郑有军和我相识已久,但是,我对郑有军的了解却恰恰建立在传说、自学和想象之中。

传说是这样的。郑有军很早就喜欢画画,1984年就跟随作品被称为“兰溪三宝”(吴湘的画、陈永源的书法、吴一峰的曲被称为兰溪文化界的三大宝贝)之一的吴湘学画,学得怎么样,说法不一。十年前,他曾在当地举办过个人画展,可以想象,水平应该说还过得去,不然,依他的秉性是不大会轻易“出手”的。后来,有朋友和我说他的大写意不错,在同龄人中是佼佼者,我看过他那段时间的作品,觉得说辞不夸张,比较靠谱。

再后来,郑有军来杭州参加《美术报》举办的何水法花鸟画高级研修班,紧接着又报名深造于我直接参与具体教学工作的周韶华新水墨高级研修班,于是,我慢慢地对他了解多了起来。当然,这些了解都是我“自学”的,因为即便是他让我看画,他也最多说三个大字:“看看呢!”没有客套,没有后缀,言简意赅,“看看呢”说完就站在一边任你滔滔不绝,任你说好,说不好。

我和有军的交流几乎都是单向的,我说他听,这让我很头痛。所以,为他著文大多来自我的想象。

事实上,郑有军到杭州之后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他从一位标准的“素人画家”转换为职业画家的定位也愈发清晰,有意思的是,其发展的动力更多来自自身而非外力。另一个事实是郑有军手上确实有活,在业内并不陌生,大家对他作品的印象,通常定格在传统延续之中,他的作品因为他的木讷和不善言辞往往吊足了策展人的胃口。

郑有军的画和书法有着深厚的渊源和有序的特征,除了迅疾、快,他的作品风格几乎就是从徐渭、八大程式以降一路蜕变而来,而他的书法差不多就是王铎、傅山的样式。那么,问题来了——这也是我经常和他谈起,他总是笑而不答的问题——艺术要不要过目不忘。

谈论视觉风格不是中国绘画和书法艺术的强项,只是,在展览、出版为王的当下,击败对手、独领风骚成了品评一件作品的重要筹码,所以,停留在视觉风格表象、以风格谈论郑有军的作品,容易弄错了郑有军艺术的定位,说不定也低估了郑有军的艺术深度。

中国画、书法的创新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创新的方式有很多,毫无疑问,只要技术面没有问题,风格样式的转变最为直截了当。郑有军有着很好的书法功底,同时他来自写就《闲情偶寄》、倡编《芥子园画谱》的李渔的故乡,加上得到吴湘这样的老学究的启蒙,可以说绘画的技术面也没有问题。他的问题是,郑有军以不变应万变的作品有没有意义?郑有军有没有变的想法和思路?如果是我就“闲情偶寄”了,带带门徒,画画写字聊以自娱,而且,凭借郑有军现有的水平,成为地方的名宿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变与不变对于他毫无意义。

郑有军有一个特别老派的雅号,叫个菴,这两个字题写在他的书画作品上,特别对路。或许,没有在杭州阶段性的学习,兰溪个菴画得很传统、画得不错这样的表述也很能让人对他记忆深刻。但恰恰是不知道什么机缘他来了杭州,先是师从何水法,后是追随周韶华,变与不变成了郑有军的心魔,地域、眼界、思考维度的改变促使他动了“凡心”。

记得郑有军刚到周韶华新水墨高级研修班时,我就和他说过,你的传统功夫太深,在这个班级学习可能改变最难。果不其然,他每次的作业都颇为为难,一边是无法舍弃的传统,一边是想不断尝试的水墨边界,左冲右突都让他无法自拔。有军尝试过把一幅画整得黑乎乎的“计黑当白”,尝试过色彩的金光闪闪,尝试过“画书”......看起来都很有视觉张力的样子。换句话说,郑有军目前或者说现阶段是有变的想法的。那么好,我们再回到最初的话题:兰溪个菴的“变”有意义吗?

通常而言,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在承继的过程中消化了可以利用的资源和传统,并用自己的艺术实验将传统的外延向前推进。伟大的艺术家和他笔下伟大的创造力最终不一定成功,但画面上一定会有智慧的光芒,这也正是艺术的美妙和不可思议之处。

从画者到画家,这是郑有军的现实;从艺术家到伟大的艺术家,这是郑有军的梦想。当然,这样的话是我合理的想象,郑有军是不会说出口的,但是,作品是会说话的,从他走出兰溪开始,从他的作品尝试多种样式开始,这个梦想就已经落地生根。马云说得好: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是为序。 
版权声明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书画中国
相关展览
返回顶部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法律条款 帮助中心 意见反馈 友情链接